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澳门码今晚开奖结果 >

庞惊涛:泪满家山百战场——乔大壮的山城岁月(上)

作者:admin     发布时间:2021-10-16 13:22 点击数:

  1937年11月20日,随着上海的失守,南京政府被迫迁都重庆。时任国民政府实业部主任秘书的词人乔大壮一家也随后迁居重庆,开始了他的山城岁月。

  1946年夏,乔大壮随中央大学迁回南京文昌桥宿舍。1947年,应时任台湾大学校长陆志鸿之聘,乔大壮赴台任教。这段九年的山城岁月遂告一段落。

  在重庆生活的九年时光,是乔大壮综合艺术成果最为丰硕、艺术生命力最为旺盛,也是最为忧患、饱经挫折的九年。

  生处兵戈乱离之时局,又痛失妻子和儿子,乔大壮的山城岁月并不好过。不过雅人深致,乔大壮总有他安度艰难岁月的心法,加之其时在山城的艺术同好并不少,所以诗酒相娱、友朋高歌的幸福时光也在所多有。

  这当然不是苟且偷生,高雅的文艺生活,也是一种有力的战斗。在乔大壮而言,他旺盛而高昂的战斗力所在,恰是他划破金石的刻刀和字字泣血悲悯同情的辞章。

  乔大壮1892年生于北京,祖籍四川华阳(今成都陕西街)。幼年失怙,由祖父乔树楠抚养督教。少年时发蒙于成都名宿顾印愚,同时系统学习了徐浩、虞世南、褚遂良、欧阳通诸家,以后又旁猎米芾、《爨龙颜》和北魏诸墓志,由此奠定良好的书法和篆刻基础。十九岁自京师译学馆(北京大学前身)毕业后,放弃公派留学法国的机会,任国民政府教育部图书审定处专员,与鲁迅、许寿裳、陈师曾、姚茫父等为同事。

  1936年,四十五岁的乔大壮经徐悲鸿的介绍,被聘请到原中央大学艺术系教授篆刻。任教不到一年,即迁居重庆。

  对于乔大壮来说,重庆属于旧游之地。不过初到重庆是他五岁的时候,或许没有太深刻的记忆。据《江翰日记》记载,光绪三十二年(1897)年十月,乔大壮和弟乔曾佑随父亲乔彦康送祖父乔茂萱登舆北上,得间游览重庆名胜。初一游浮图关(也称佛图关,今为佛图关公园),初五游川东第一名刹华严寺和蚕神庙。

  1918年,乔大壮扶祖父乔树楠灵柩回双流鸡市墩祖坟安葬,走水路从汉口过重庆,只是并未在重庆市区停留。在七律《重庆》一诗中,他如是感慨重庆的地形:“九门鱼钥昼长扃,太息西南失建瓴。天外楼台三里雾,夜阑灯火半江星。阳侯信手完书势,策士乘时诩地形。别有故山松桂客,猿鹤怨不堪听。”比及少年时对重庆的粗浅印象,此诗中也有浓厚的家国之思。

  早在北京和南京生活时期,乔大壮即在书法篆刻之外,对诗词产生了强烈的兴趣,并以词人身份参加集会,与当时的词坛同好衡诗论文。由吴梅组织的南京如社,即集合了缪竹庵、林铁尊、仇述庵、石云轩、乔大壮、汪旭初、蔡嵩云、唐圭璋等大家。

  到重庆后,乔大壮一家因缘巧合,住在华严寺草房内,不知他是否还记得自己五岁时游览华严寺的情景。一家人全靠他一个人的薪水养家,生活是很困难的。不得已,乔大壮以傍身之技,为人治印贴补家用。他在北京时,著名篆刻家寿石工为他代订的润格为每字十元,在南京时,他坚持这个润格不曾改变,到重庆后,虽然由于战时物价一日数涨,但他依然按照这个润格为人治印,绝不坐地叫价。

  乔大壮为人治印也从不马虎,他对印稿的设计一定要三思后才下墨定稿,有时候遇到比较难刻的印,竟然设计二三百稿才最后决定。因为严格要求自己,所以每每出品不凡,交付的印章新奇高雅,意境深邃、远迈俗流。乔大壮为人治印,成为战时重庆的一道文化风景,很多名人慕名而来,以能得到乔大壮一方印章而自豪,有印家更是对他的印章作出了“如长枪大戟,尖锐挺拔,有豪雄之气”的高度评价。

  在重庆期间,乔大壮还为许多要员名流治印,其中不乏孔祥熙、章士钊、孔令仪这些大家巨族慕名来求。徐悲鸿常用的“上清沦谪”以及东坡名句“始知真放在精微”两方印皆为乔大壮寓居重庆时所刻。此外,蒋介石于1942年访问印度,乔大壮还刻“林里资哥”印,作为蒋介石访问印度时赠送印度总督林里资哥的礼物。

  经年累月挥刀刻印,让乔大壮的手磨出了重重老茧,有一回,还伤到了左手拇指,损及静脉,很长时间不能持印应刀。这样的艰难境况除了少数友朋知悉外,乔大壮也并不为外人道。期间,他常对朋友们谈起他的治印心得:“篆刻乃以字写意,最能表明艺人心迹。刀、石俱为硬物,宁折不弯,起刀驻刀之间,犹豫不得。”宁折不弯,既是他的艺术态度,也是他的人生态度,两者在一个人身上得到了高度融合。乔大壮后来之所以能在民国晚近中国篆刻界有较高的地位及影响,跟他寓居重庆期间的努力实践是分不开的。

  战时的重庆,集聚了全国涌来的许多文化名人,他们中有大学教授,爱国诗人、作家,积极为抗日救亡进行主题创作的艺术家,以及宣传抗日救国的新闻工作者。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志向和理想,即以笔墨为枪,声援前线。诗词结社,成为他们抗日的一种表达方式。乔大壮作为当时有名的词人,自然也是结社和参与文艺社团的中坚力量和积极分子。

  1940年,乔大壮参加了章士钊、沈尹默、潘伯鹰、许伯建、江庸等人发起创办的“饮河诗社”。除了发起人外,诗社还网罗了陈寅恪、吴宓、马一浮、谢稚柳、沙孟海、程千帆、沈祖棻、曹聚仁、潘光旦等一干创作旧体诗词的大咖以及俞平伯、朱自清、叶圣陶、施蛰存等新派诗人,许伯建作为本地文学青年入社,得以跟随这班“渝漂”大咖近身学习,进步很快。

  诗社假诗人、书法家曾克耑在重庆罗家湾的居所“樱宁楼”为社址,经常雅集,研究和创作旧体诗。有时候也在潘伯鹰的张家花园三号、许伯建的石桥铺乡下雅集。因为频繁躲避日寇的空袭,雅集有时候也在乡下岩洞里举行。据许伯建回忆,“诗社即今罗家湾下,地近张家花园之叶氏小别墅。略有花木余地,中为一楼一底西式砖屋,约十七、八间,旧为钱商叶敦彝所筑,履川居此约七、八年,其楼署曰‘樱宁’,甲申乙酉之际,余以尝应颂橘邀宴于此。”

  而在许伯建的学生苟君的记忆里,诗人们更多时候不得不“往城外跑,崖脚脚、山沟沟,河边边,都可以雅集。像红岩村嘉陵江边、华岩洞山谷、鹅岒飞阁崖下,都成了诗酒文会的好地方。有次在华岩洞里,潘伯鹰、乔大壮、曾履川、陈匪石、许伯建正在喝酒,忽然空袭警报响起,几位先生喝得上好,诗兴正浓,全然不顾,我非常敬佩”。(《抗战时,重庆有个饮河社》,重庆上游新闻,2019年2月18日)

  诗社的创作方式有时候是联句,更多时候是拈题分韵,而创作主题自然离不开对时局的关注,诗人们的作品因此而有了诗史的价值。如潘公旦《1940年夜过回龙山望重庆市区》:“乱山无语送宵征,泻地飞光月渐明。鼎沸犹思鱼纵壑,池荒久厌世言兵。一箯饱吠疎篱犬,百媚谁倾不夜城。如此繁忧销未得,喧喧笳鼓动春营。”以及《六月十五夜闻警报此入岁第一次也》:“接翅鸦飞噪晚霞,红球高处遍村哗。破空残响凄邻曲,贯树明虹断路车。银汉怯开秦镜满,碧城惊散楚腰斜。年来已厌吟哀些,更为猿虫一愤嗟。”皆是重庆当时屡遭空袭的真实记录和后方人们艰难生活的生动写照。

  乔大壮《波外诗稿》(民国四十八年三月,艺文印书馆印本)对饮河诗社雅集的情况也有记录。《壬午九日会樱宁廙得发字韵》一诗当作于诗社某次雅集,同时可证诗社常以拈题分韵创作旧体诗。“不道南朝戏马人,万骑中原扫胡羯。书生屡与沟壑邻,倍增再倍增 广西高新技术企业高质量发展驶入“快车道坐待捷音望穷发。”诗中饱含着对侵略者的无限愤怒以及尽快驱虏出境的热望。

  饮河诗社雅集的作品,经潘伯鹰组织,在当时的《中央日报》《扫荡报》《益世报》《时事新报》《世界日报》的专栏刊出,总共有一百多期数百首,对鼓舞后方斗志、团结各界抗日救亡力量起到了很好的作用。

  除古体诗外,填词也是乔大壮的雅好,并且在当时的词人圈里,他的词作影响甚至超过了他的书法篆刻。少年时曾填两首《河满子》,被一代词学大家朱祖谋赞赏为“必传”之佳作。因在词学创作及研究方面经年之力,1941年,乔大壮被内迁到重庆的中央大学国文系聘为教授,教授词学。此一期间,晚清政治家杨度之子、化学家杨公庶和夫人乐曼雍以沙坪坝重庆大学寓所雍园为阵地,潜心词学,填词寄情,为清苦的后方生活提供了一丝雅趣。杨公庶在重庆大学任化学教授及教务长,筹建大成化学公司以实业支持抗日。乐曼雍是北京同仁堂总经理乐松生的堂妹,来渝后拜乔大壮为词学老师,是乔大壮女弟子之一。她在战时重庆创立的儒英小学现为重庆育英小学,与重大附属小学比邻,雍园旧所当在育英小学近处。

  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博士许梦婕在《论民国时期雍园词人群体创作及其意义》一文中,对雍园词社这一段为期近9年的词人群体的活动有全面介绍。根据她对雍园词人群体的研究,这个词人群体虽然在数量上不及饮河诗社,但在阵容上丝毫不逊色于饮河词社:陈匪石早年曾随张次珊、朱祖谋等前辈学词,是南社成员;叶麐虽主修哲学和心理学,但诗词造诣也极深,吴宓曾有“写就新词倾一世,得君方信文人贵”的赞叹;吴白匋师事黄侃、吴梅等大师,是南京著名词社如社成员;汪旭初则是章太炎门下弟子,得章老夫子音韵、训诂、文字诸学问之真传;沈祖棻、唐圭璋、沈尹默,则以擅词而兼修多能而闻名于世。这个群体融合了故交、师生、新知几种社会关系,更为难得的是,他们的创作风格相似,均沿袭“晚清四大家”的立派宗旨,“讲究情感内蕴与表达方式的双重统一”,“以忧国之情为主旋律,时刻将个人情感与国家兴亡维系在一起,展现出了他们高尚的人格品性和敏锐的创作视觉。”

  居雍园时,还有人出面许乔大壮高官厚禄,被他作词智退。这首表明心迹、深恶官场的《菩萨蛮》,在重庆传读一时:夕阳红过街南树,梦飞不到春归处。翠羽共明璫,为君申礼防。东风寒食节,阑外花如雪,百褶缕金裙,去年沉水熏。

  唐圭璋曾对朋友说:吟诵这首《菩萨蛮》,仿佛看到屈夫子香草美人的形象自喻,以这样身分高绝的人,让他侧身污秽如厕的官场,那真是难为他了。

  雍园词人群体所作词,1946年由杨公庶主持编辑成书,名为《雍园词钞》,铅印发行,送诸同好。《雍园词钞》由乔大壮题签,收叶麐《清梦词》、吴白匋《灵琐词》、乔大壮《波外乐章》、沈祖棻《涉江词》、汪东《寄庵词》、唐圭璋《南云小稿》、沈尹默《念远词》和《松壑词》,并附录陈匪石《旧时月色斋诗》27首。因此,《雍园词钞》合计收词573首,乔大壮《波外乐章》三卷共106首,为单个词集数量最多者。从质量上来看,也当属于这个集中的上乘之作。论者认为其词幽咽吞吐、沉郁蕴藉,近晏几道、秦观、贺铸之词风,其性孤高狷介、至情至烈,其词又呈现出气格高华、沉郁深幽的特质,是典型的词心之作,在民国词坛具有独特价值。唐圭璋赏其为“一代词坛坛飞将”,洵非虚誉。可惜乔大壮于1948年自沉于苏州平门梅村桥后,其诗词也随其旧式文人之身而被时代掩埋,世间从此绝少知赏者。

关闭窗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