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www.050033.com >

军人的爱情不是寸步不离的陪伴是相濡以沫、共伴一生

作者:admin     发布时间:2021-10-20 15:53 点击数:

  在雪域高原蹲点的日子里,记者听到在高原执行某重大任务的官兵写的“临别家书”中有这样一句话:“我牺牲了,抚恤金给你;我伤残了,离婚书给你;我回来了,我把我给你!”这句话深深地打动了记者。

  很显然,这是执行任务临出发前,一名军人写给妻子的“爱的承诺”。记者进一步了解到,这次任务前,第76集团军政治部在官兵中开展了征集战斗口号和“临别家书”活动。这句“临别承诺”出自其中一名军人写给妻子的信,但并没有留下写信人信息。

  “他是谁?和妻子有着怎样动人的爱情故事?”记者心中涌起一股强烈的冲动,要找到这名军人,了解这句“临别承诺”背后的感人故事。

  带着疑问,记者首先来到该集团军机关的驻训地寻访。听说来意,集团军政治工作部副主任王淳说,这应该是某特战旅侦察营营长金伟强写给自己妻子的。金伟强是改革期间从外单位转隶过来的骨干,多年来跟妻子感情好早已是有口皆碑。为了支持他建功军营,原本在四川眉山工作的妻子,舍弃福利待遇好、有发展前途的工作,毅然跟着他搬了3次家、换了3个工作岗位,最终到了偏远艰苦的小地方安家。

  “因为支持丈夫工作的事迹感人,他妻子被集团军评为‘最美军嫂’。”王副主任说,妻子全力支持他,他更体贴呵护妻子。据说每次带队执行任务,金伟强都要给妻子留言说说心里话。他写这样的“临别承诺”可能性最大。

  记者好不容易乘车赶了几小时山路,找到了金伟强,金营长却告诉记者,这不是他写的。“我一个‘五大三粗’搞特战的,写不出来这样有诗意有水平的句子。”不过,他告诉记者,这估计是某合成旅营长潘晓君写的。因为他妻子特别支持他的工作,他本人文采又不错。

  金伟强介绍说,潘晓君的妻子是一名,本来在铁路部门某机关工作,凭借出众的个人能力,她晋升很顺利,发展空间很大。可为了方便照顾公婆,让丈夫在部队安心工作,她主动申请调到基层一线担任列车长,这样出车任务结束后能有更多时间关心照顾家庭。后来,孩子眼看就要入学,丈夫所在部队也要移防,她便办理了“停薪留职”,当起了“专职妈妈”。潘晓君给妻子写这样话的概率非常大。

  一路“顺藤摸瓜”,记者辗转找到了潘晓君。潘晓君告诉记者,他确实爱写点东西,也跟金营长一样,在执行任务前给妻子写过几封长信,还把妻子感动哭了。可这“临别承诺”确实不是他写的。

  “我感觉应该是连长刘富汉写的,因为他这几年执行重大军事任务最多、风险最大,最有可能给妻子留下这样的话。”潘晓君认真琢磨后,建议记者去找刘连长了解一下情况。

  见到刘连长后,记者又一次失望了。“这句话道出了军人的心声,执行艰险任务前我也曾给妻子写过一些话,但这句话确实不是我写的……”

  一次次失望,又一次次燃起希望。随着寻访的深入,记者发现,官兵几乎都有可能写这句话,每个人都能从中找到自己或身边战友的影子!

  渐渐地,记者明白了,那是因为军人的奉献是一样的,军嫂对丈夫的支持是一样的,军人对妻子的浓情爱意是一样的。

  记者也由此认识到,追踪这句“临别承诺”是谁写的,已经不重要了!因为追踪的过程,其实就是在阅读一个个军人与军嫂、前方与后方、牺牲与奉献的感人故事。

  9月初,第76集团军某旅副参谋长刘锋和妻子视频通话,久久舍不得挂断。听到妻子的叮嘱,他又想起前段时间和妻子在婚姻上的曲折经历,不由感慨:“历经风雨,我们的爱情忠贞不渝!”

  “我们这段时间最好先不要见面!”当时还在高原驻训的刘锋,已经有一年没有回家了。那天好不容易轮到他休假,一到有信号的地方,刘锋就迫不及待拨通了妻子杨燕的电话。让他怎么也没想到,电话接通后,他兴奋地说自己即将休假时,妻子沉默许久,跟他说的第一句话竟是让他先别回家,推迟一段时间再休假。至于原因,杨燕接着说道:“咱们长期这样两地生活也不是办法,我想重新考虑一下咱们之间的关系。不如暂时分开一段时间冷静一下!”

  这段话,让刘锋一下子蒙了。两人相恋4年、结婚7年,情感一直很好,再加上长年聚少离多,平时都盼着团聚。现在为何突然说出这么蹊跷的话?

  八千里路云和月。一个在藏北、一个在陕南,刘锋与妻子相距近8000里。即使在交通便利的今天,也不能说见面就能见面。放下电话后,刘锋恨不得立刻飞回到妻子身边,问她究竟是怎么了。

  因为执行某重大任务非常忙,加之驻训地没有信号,在过去的300多天里,刘锋只简单和妻子通过几次电话。

  上一次通话,妻子语气轻松,没有任何异常,还不忘叮嘱刘锋小心别感冒。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令妻子态度产生如此大的转变,刘锋心中充满了疑问。

  刘锋不知道,妻子杨燕前不久到兰州出差,突发疾病,吃完药后引发严重过敏反应,住进了某地方医院进行检查。

  第3天,结果出来了。“是恶性肿瘤,要做好心理准备。”因在外地一人就医,诊断书直接送到了本人手里。得知诊断结果那一刻,杨燕脑子里一片空白。“怎么会这样?恶性肿瘤不就是癌症吗?”恍惚间,这位坚强的军嫂已经眼噙泪水。

  本是青春绽放的年华,却遭遇如此不测。等她回过神来才发现,自己双腿颤抖,一步都迈不开了。

  心绪好不容易稳定下来,杨燕才把消息告诉妈妈,悄悄踏上了返程列车。回到家,杨燕再也不想出门。和丈夫从相识、相恋到结婚的全过程,在她眼前一一浮现。

  在杨燕心里,丈夫刘锋既是一名优秀军人,更是一个好丈夫。躺在床上,她暗自下定决心:不能拖累他!

  这时,丈夫打来了电话。听着刘锋兴奋地告诉她休假的消息,杨燕竭力控制颤抖的身体,尽量让语气显得平静些,然后咬着牙说出了让丈夫别回家的话。此刻,电话那头的刘锋看不到,杨燕的脸上早已淌满了泪水。

  紧接着,杨燕又让妈妈给刘锋打去电话,请他暂缓休假。杨燕的妈妈违心地对女婿说:“既然燕儿的感情起了变化,你们不如分开一段时间,冷静一下为好……”

  一再追问无果,刘锋只好表面先应承下来,但随即就订了车票。坐在回家的列车上,看着窗外飞掠而过的景物,他的心中犹如巨浪翻滚。捧着手机,刘锋不停地拨打着妻子的电话,却总是听到无人接听的提示。

  下车回到家,刘锋发现,家里空空荡荡,妻子显然在躲着自己。没打电话,刘锋直接“闯”进了岳母家,终于看到了躺在床上的妻子。

  纸里终究包不住火。听到妻子被检查出恶性肿瘤的消息,刘锋呆呆地愣在那里,所有的话都被堵在了嗓子眼儿。他想了无数种可能,没想到竟等来这样一个“晴天霹雳”。

  一见到丈夫,杨燕忍不住哭出了声:“我病了……”看着刘锋那张黝黑、皴裂的脸庞,杨燕说,“你在高原当兵很不容易,我不能让你难上加难。前天我给你打电话,前半句是假的,后半句却是真的,我不想拖累你!”

  “不行!”听到妻子这话,看着日思夜想的妻子脸色苍白憔悴,刘锋两眼通红斩钉截铁地说。

  “我不想拖累你!”那一夜,刘锋反复咀嚼着妻子的这句话,守在妻子身边难以入眠,悲痛愧疚之情像一块巨石压在他心头。想到妻子重病时的无助和彷徨,甚至在最痛苦时想的还是独自承受,刘锋的眼眶湿润了。

  去年8月,刘锋的母亲在睡梦中永远离开了人世,他因在执行任务没能见到母亲最后一面。还没等刘锋走出阴影,妻子又被诊断出恶性肿瘤。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接连出事,让这个硬汉感到无比揪心,家国的抉择竟是如此艰难与沉重!

  夜深人静,看着妻子沉沉睡去,刘锋和妻子一样,总是不由得想起二人相处的幸福时光。和许多军恋一样,思念的滋味总让人牵肠挂肚。尽管没有夕阳下的牵手漫步,也没有路边长椅上的偎依远眺,但杨燕还是选择了他,选择了这份“遥远”的幸福。

  从相识、相恋到结婚,她与刘锋经历了整整11年。2014年大年三十,两人结束爱情长跑,在部队驻地举行了婚礼。

  婚礼没有车队、没有盛大的宴席,只有刘锋对妻子的铮铮誓言:“我绝不会亏待你,以后我们患难与共、风雨同舟!”

  结婚以后,大部分时间两个人只能“网络传情、定期会面”。日子一久,刘锋和妻子有了默契。见面时,妻子知道妥帖地将衣服熨好挂在衣架上;离别时,妻子知道离家时刘锋最盼的是吃顿饺子。

  知冷知热的妻子营造的家,成了刘锋最贴心的港湾和归宿。在家陪护已经3天,妻子杨燕的情绪依然很不稳定。她的内心承受着巨大痛苦,经常发呆,经常发脾气,有时还会一边哭一边交代后事。这时,刘锋总会温柔地抚摸着妻子的头发,不让她继续说下去:“你的病必须治,肯定能治好!”

  杨燕没有胃口,不愿意吃饭。刘锋打听到附近有家饺子店的饺子很好吃,便变着法买回来各种馅的饺子,一个个喂给妻子吃,“这个是为我吃的,这个是为咱爸妈吃的……”连哄带劝,妻子终于把饺子吃完。

  为了让妻子开心起来,刘锋每天24小时守护着她,一遍一遍地给她讲故事,握着她的手说悄悄话,回忆他们刚认识时的种种过往。

 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,当杨燕起床看到桌上摆好的早餐,她禁不住热泪长流,一下子扑进了丈夫怀里。

  看到妻子脸上终于露出久违的笑容,刘锋满足地笑了。丈夫的默默包容,让杨燕逐渐走出困境,变得开朗起来,答应再次去医院做全面检查,接受治疗。

  刘锋践行着他最初的诺言:“我是一名军人,但我也是你的丈夫。我不但对国家有责任,也要对你尽到丈夫的责任。你安心治病,再大的风雨我们一起扛!”

  在刘锋建议下,杨燕决定前往西安某医院再次进行检查治疗。一路上,刘锋不断与妻子说起自己在部队的趣事,逗得杨燕捧腹大笑,让她短暂忘却患病压力的同时,更鼓起了与病魔抗争的勇气。

  在刘锋鼓励下,杨燕再次接受检查。这一个星期的时间,对普通人来说可能没啥,但对于与生命赛跑、同病魔抗争的这对夫妻来说,意义格外重大。

  让夫妻俩怎么也没想到的是,在进行更加精密全面的检查后,随着一项项权威报告出炉,主治医生告诉他们:病情在可控范围内,只要运用先进仪器进行手术,加上药物辅助,完全可以治好。

  手捧诊断书,杨燕看了一遍又一遍,激动得泪流满面。从绝望到希望,只有她最清楚自己承受了多么大的精神压力。丈夫刘锋的悉心呵护和不离不弃,犹如驱除黑暗的一束光,在最困难的时候给了她前行的力量,带着她走出了困境。

  “太好啦!太好啦!”得知消息,刘锋激动得跳了起来,兴奋地抱着妻子转了好几圈,还一个劲儿地嘱咐杨燕:“回去好好调养身体,家里的事交给我。”

  之前,她的一些闺蜜觉得,嫁给军人太苦了,两地分居、“牛郎织女”,连个照顾自己的人都没有,就像结了个“假婚”。如今,杨燕很想自豪地告诉她们:军人自有军人的爱,军人对爱情更加坚贞、更加执着!嫁给军人虽然生活不易,但同样能享受纯真的爱情。

  夜幕慢慢降临,尽管还要经历手术和较长时间治疗,但走出绝望、迎来希望的杨燕仍主动提出,让刘锋按期归队。

  家里只有岳母一个人能照顾妻子,刘锋担心牵挂着妻子,舍不得离开。离别前,他默默为妻子准备好日常调养的药品,并细心地做好标注,以防她拿错;购置了海量日常用品,特意包了妻子爱吃的上千个饺子堆满了冰箱……

  把一切都安排得妥妥帖帖,他还是放心不下,拉着妻子的手嘱咐这嘱咐那,生怕妻子再受委屈。

  这些年不曾回头的跋涉,不曾放弃的努力,都是珍藏在记忆中的珍珠,经涓涓岁月打磨,显得愈加珍贵。依偎在丈夫怀里,杨燕幸福地说:“历经风雨,我们的爱情纯粹而美丽;有了这段生死考验,我们的爱情就是一生一世。”

  坐在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,回味在雪山之巅聆听到的一个个爱情故事,记者不由得想起诗人郭小川的诗——“军人自有军人的爱情,忠贞不渝,新美如画。”

  是的,尽管随着时代的发展、交通的发达和部队人文关怀的深入,军人的爱情里多了花前月下的牵手漫步、公园长椅上的偎依远眺和咖啡店里的岁月静好。但必须承认,军恋军婚里,更多的还是相隔千里的彼此牵挂。

  选择了军人,就选择了远方!就像千千万万个军人、军嫂说的,军人爱情的伟大,就在于要承受种种遗憾;每段军恋可能都有苦涩,却也有着独一无二的甜蜜。他们坚信,总有花开的季节,总有月圆的时候,总有紧紧拥抱的幸福时刻。

  彼此相恋,彼此牵挂,彼此遥望,彼此期待,这何尝不是爱情的最美模样?那一次次跨越千山万水的探亲旅程,那一次次电话、微信中道声“想你”的温馨甜蜜,又何尝不是军人爱情最幸福的时刻?“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”。军人的爱情,在遥望里,在挂念处,在相惜中。

  是的,军人的爱情不是寸步不离的陪伴,更多的是相濡以沫、共伴一生。“两弹一星”伟业开拓者之一、中国工程院院士林俊德,扎根马兰五十载,妻子黄建琴也守望了他近半个世纪。为了祖国的国防科技事业,长期奋战在工作一线的林俊德病倒了。在他生命的最后3个月里,妻子一直陪在他身边,这是夫妻俩一辈子待在一起最长的时间。

  林俊德去世后,黄建琴含着泪说:“马兰,是你一生生活战斗过的地方,也是你魂牵梦萦的地方。将来我走了,和你一起回马兰。”虽然没有什么浪漫的誓言,然而相濡以沫的他们,让我们看到了最朴实无华的爱情,相知相守,弥足珍贵。

  思忖至此,记者想起了另一段发生在军人身上的爱情故事:10多年前,一场车祸使军人陆磊和未婚妻潘小侠受伤。经抢救,陆磊醒过来了,未婚妻潘小侠却要进行开颅手术……医疗费用花光了陆磊所有积蓄,潘小侠术后的智力仅相当于2岁儿童,并失去了生育能力。

  很多人劝陆磊重新考虑一下婚姻大事,可他没有退缩犹豫,毅然推着轮椅走上红地毯,坚持与“婴儿女友”结了婚;为了断绝别人劝他分手的念头,他将弟弟的儿子过继过来,作为亲生儿子抚养;为了让妻子重新“长大”,他手把手教她生活技能,拉着她锻炼。陆磊说:“我在等她长大!”

  是的,这就是军人的爱情——不离不弃,患难与共,至死不渝。必须坦诚地说,这样的爱情属于特例,更多军人的爱情可能更普通更平凡。但他们平凡的爱情故事中,精神内核都是一样的,都是那样的至纯至美。在雪域高原的日日夜夜,记者聆听到了更多高原边防军人平凡而又伟大的爱情故事,一次次被打动,一次次被震撼。于是,便有了刘锋夫妻的“离婚”故事,于是便有了追踪那句“临别承诺”的曲折经历。

  缺氧的高原从来不缺少爱情,金戈铁马的军人更懂得儿女情长。致敬,军人的爱情!最高10万!大中专以上毕业生在哈尔滨购房有

关闭窗口